•  引首:三吳墨妙,顧應祥題
  • 徐有貞太和登祀賦
  • 錢溥奇花歌
  •  陳鑑為練從道《義塾衍慶堂》記
  •  張弼書韓昌黎石鼓文歌
  • 李應禛與椶園札
  • 王鏊至陳璚札
  •  桑悅詠懷詩
  • 顧璘與弟顧瑮書
  • 徐霖尺牘
  •  陸深五十自壽二章
  • 引首:三吳墨妙,顧應祥題
  • 徐有貞太和登祀賦
  • 錢溥奇花歌
  • 陳鑑為練從道《義塾衍慶堂》記
  • 張弼書韓昌黎石鼓文歌
  • 李應禛與椶園札
  • 王鏊至陳璚札
  • 桑悅詠懷詩
  • 顧璘與弟顧瑮書
  • 徐霖尺牘
  • 陸深五十自壽二章


   明代大文豪、收藏家王世貞在其《弇州山人續稿》中留下大量題跋,有不少是他的藏品,其中《三吳墨妙》上下兩卷,裒集有三十四位明代書家的墨跡,並一一評述,所涉及的書家,遠到明初的沈度、沈粲,近到他的好友朱曰藩、陳鎏等。

   王世貞(1526—1590),字元美,號鳯洲,又號弇州山人,蘇州太倉人,二十二歲中進士,曾任鄖陽巡撫,累官至南京刑部尚書,與李攀龍等為明代文壇“後七子”,李攀龍死後,王世貞獨領文壇二十年,留下了大量的詩文與書畫藝術評論。作為同時代的鑒賞家巨眼,他所收藏的明人墨跡,皆可以真跡標準視之。

  北京故宮博物院現藏有《三吳墨妙》的一部分以及王世貞的題跋,但題跋中提及的三十四位明人僅剩下其中的十三位。而其他二十一位名人的墨跡還存世嗎?

  最近一次機會,在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庫房裡看到了這樣一本冊頁,引首顏體大字:“三吳墨妙”為明人顧應祥所題,裡面每一開全是明人墨跡,在每一開的右上角鈐有“貞元”連珠印,左下角鈐有“有明王氏圖書之印”,我知道這是王世貞的常用藏印,頓時興奮起來,一一釋讀,有錢溥、陸深、倪謙、陳鑑、徐有貞(改名之前的名字徐珵)、張弼、顧璘、王鏊、徐霖、桑悅、李應禎等,可謂群星璀璨。於是當晚便在家中找出《中國古代書畫圖目》北京故宮卷比對王世貞題跋,發現這正是北京故宮藏《三吳墨妙》的一部分,可以說,《三吳墨妙》的頭在香港(引首),尾在北京(題跋)。南北兩部分合在一起,除了散佚的幾件之外,基本完整。

  王世貞的題跋很長,分上下兩卷,上卷十七人,下卷十七人。王世貞題跋的墨跡與四庫本《弇州山人續稿》卷一百六十三比對,有個別字的出入,我今以墨跡為準,現將題跋中所錄明人墨跡列表於下,將每一件書法的收藏地列出,可以看出,上下卷的順序已經打亂,三十四件共存二十七件,其中七件已軼。



上卷:

沈度養心亭記隸書,軼

沈粲手柬小行書,軼

徐有貞太和登祀賦,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錢溥奇花歌, 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倪謙與僧求竹帖,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陳鑑為練從道義塾衍慶堂記,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張弼書韓昌黎石鼓文歌,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李應禎與椶園劄,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沈周詩劄,軼

吳寬與李應禎書,軼

王鏊與陳璚劄,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桑悅詠懷詩,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祝允明二柬,軼

蔡羽詩,軼

唐寅劄,軼

文徵明石湖三詩,北京故宮博物院

周倫送秦給事謫官,北京故宮博物院



下卷:

顧璘與弟顧瑮書,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徐霖尺牘,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陸深五十自壽二章,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金琮赤壁二賦,北京故宮博物院

徐禎卿二絕句,北京故宮博物院

陳沂二絕,北京故宮博物院

顧瑮詩劄,北京故宮博物院

王逢元詩劄,北京故宮博物院

陳淳魚游春水詞,北京故宮博物院

王寵小行書五絕,北京故宮博物院

王同祖詞翰,北京故宮博物院

徐獻忠詩聯,北京故宮博物院

袁袠寄王寵詩,北京故宮博物院

王榖祥索鄉錄帖,軼

朱曰藩詩二首,北京故宮博物院

陳鎏寄王世貞詩翰,北京故宮博物院

彭年寄張鳳翼三絕句,北京故宮博物院



王弇州評:“長洲徐武功有貞太和登祀賦,及送夏提點詩稿草,種種有筆意,特不獲縱耳,時尚未改名也”。

  徐有貞(1407-1472)的一生充滿傳奇,惡名有之,美名有之,此處不論。此賦明顯是學蘇東坡的《前赤壁賦》,自稱“徐子”,有裝腔作勢之嫌,去蘇軾的境界遠矣。景泰元年,徐珵尚未改名為徐有貞,未來權傾朝野的武功伯此時還是一位翰林,不過書法倒是相當精彩,不愧為祝允明的外公。作為吳門書派的先驅,徐有貞的書法存世極少,真跡僅見北京故宮一件信札,上博一個手卷,香港近墨堂書法研究基金會有一件草書立軸,台北何創時書法基金會一件信札。王世貞評其《靈岩勝游卷》“如劍客醉舞,僛僛中有俠氣”(《弇州山人四部稿》卷一百三十一)。此文未見錄於徐有貞的《武功集》。

王弇州評:“錢文通溥《奇花歌》,事與書法皆新異,而語不甚稱”。

   錢溥(1408-1488),松江華亭人,字原溥,別號“瀛洲遺叟”。正統四年進士,官至南京吏部尚書。此書落款“瀛洲遺叟”,鈐印“原溥”。王世貞另有評語“蓋宋仲溫派也,硁硁負峭骨,所乏者姿耳”(《弇州續稿》卷一百六十四評《三吳楷法》)。指其書法學元末明初的宋克,然姿態不及。錢溥發現自家地裡長出奇花,於是賦詩寄給朋友分享,為了使花不敗,還找幾位朋友畫下來。蠻有情趣,可惜詩有缺字。

王弇州評::“倪文僖謙與僧求竹帖,甚有筆”。

  倪謙(1415-1479),正統四年進士,成化初年,升禮部右侍郎,編修《英宗實錄》,轉任南京禮部尚書。倪謙墨跡,恐怕存世僅見。求三兩枝竹子做藥,還不忘交代欲取山下墻邊橫斜而不直者,怕影響了寺院的美觀,有心如此。

王弇州評:“陳祭酒鑑為練從道義塾衍慶堂記,從道景泰中健御史也,陳日臨褚摹禊帖故似之,而原本過佻不若魯男子之善學耳”。

  陳鑑,長洲人,正統十三年一甲第二名進士(榜眼),所以落款“賜進士及第翰林”,官至國子監祭酒,曾出使朝鮮。此篇長文頌揚了600年前的教育慈善家練氏。王世貞以為陳鑑書法臨褚遂良摹蘭亭序,過於輕佻,缺少男子漢氣概。陳鑑的文集今已不傳,所以這算是一篇軼文。

王弇州評:“張南安弼書昌黎石鼓文歌,是其最得意筆,遒縱怪逸而不能去俗”。

  張弼(1425-1487),松江華亭人,成化二年進士,長期任江西南安知府,《明史·文苑傳》稱其:“工草書,怪偉跌宕,震撼一世”。世人以為“張顛復出”,因其書法用險,故陳獻章評其書法“好到極處,俗至極處”此件亦然。

王弇州評:“李少卿應禎與椶園札,椶園者劉欽謨也,而論魯齋文及借書,具見前輩能好學千里不及私,李筆本遒而不無佐史”。

  李應禎(1431-1493),景泰四年舉人,選授中書舍人,以南京太僕少卿致仕,文徵明以及女婿祝允明皆從其學書,自是吳門書派先驅。文徵明評其為當朝第一:“其尤妙能三指尖搦管,虛腕疾書,今人莫能及也”(文徵明《甫田集》),其書法有絕技。而王世貞毒舌,先誇其遒,再貶其不無書吏氣。

王弇州評:“其與陳玉汝一札具見友朋真意,而書亦能去俗,王文恪鏊要家落成數行,比之生平稍有肉”。

   王鏊家新築落成,請陳璚來參觀。陳璚(1440-1506)是陳淳的祖父,王世貞稱王鏊此札“比之生平稍有肉”,其實說到底還是“無肉”。王鏊(1450-1524),二十四歲鄉試第一名,第二年禮部會試又是第一名,同年殿試又為一甲第三名。一時盛名天下。其書法極有個性,看其晚年書法,更是筆顫枯瘦,估計當年鄉試、會試絕不敢用這一路書法,不然怎能高中?

 王弇州評:“桑柳州悦詠懐詩,在弘治庚申時,豈以米鲁用兵故耶。書法視南安又邹鲁矣”。

   桑悅(1447-1513),常熟人,成化元年舉人,成化五年會試,因為對策中有狂傲語氣而被黜,後被授予低微的官職,當了幾年官就甩手不干了。此人因為狂傲,而在當時名聲很大,有人問其翰林文章好壞,他回答:沒有別人,天下屬我文章好,其次祝枝山。王世貞說其“書法視南安又鄒魯矣”,南安則是張弼,鄒魯皆儒家源地,意思是學張弼而又回歸正統。其實他的狂傲與書法都有幾分解縉的味道。其實真才不夠,空有狂傲的人今天也很多。弘治庚申時,他在柳州通判的任上,正趕上米魯反叛之事,王世貞在其詩中或許讀出了什麼。

王弇州評:“顧尚書璘與弟英玉論作詩法甚祥,人謂英玉不甚惇雁序,觀尚書署已號,而字呼其弟,居然典刑”。

    顧璘(1476-1545)號東橋居士,江蘇上元人,弘治間進士,官至南京刑部尚書,被人津津樂道的是,嘉靖十六年作為湖廣巡撫的他主持鄉試,故意將十三歲的神童張居正落榜,目的是讓張居正受到些磨練,三年之後張居正中舉,顧璘贈犀帶給他,告知三年前讓他落榜的本意,終成大材的張居正對顧璘心懷感恩。此書是寫給他另一個著名的弟弟顧瑮的,討論作詩之法,顧璘書法不算大家,然此書中規中矩也見功力。

王弇州評:“徐髯仙霖雖尺牘數行亦自郁跂,於頽然中見老手”。

   徐霖(1462-1538),字子仁,號髯仙,長洲人,出生於華亭,後移居金陵。少年中秀才被誣告,即棄舉業,從此甘做浪蕩公子,填詞作畫,大有才情,自然是歌妓們所奉崇的對象,曾作戲曲八種,今僅存《繡襦記》。與陳鐸一道被譽為“曲壇祭酒”。他還在他的宅子里兩次招待了南巡的正德皇帝,武宗喜歡他的詞翰,還剪下他的美髯當拂塵,後隨帝返京,武宗要他入朝為官,他辭而不就。其書法亦見才情。

  王弇州評:“陸文裕深五十自壽二章亦典雅,書最遒麗风骨蒼然,惟结構一二筆小涉疎耳”。

 陸深(1477-1544),字子淵,號儼山,松江人,今天最繁華的上海浦東陸家嘴即是因他家而名。弘治十四年鄉試解元,十八年會試獲進士二甲第一。官至太常卿兼侍讀學士,進詹事,卒賜禮部右侍郎。一般人都說他的書法學趙孟頫,而他不服,說他與趙孟頫都是學李北海而已,世人說他他取法趙孟頫,皆是誤會。夏言曾說他的書法與趙孟頫比,遒勁過之。這件五十自壽是其晚年筆,“人間好景中秋月,世上浮名五夜螢”一句最好。

此本冊頁的每一開,除了王世貞的藏印,還有一方“南海程可則周量氏一字石瞿章”,故宮所藏的那部分也鈐有這方藏章。收藏者程可則,別字周量,號石瞿,曾在佛山居住,約卒於清初康熙十二年前後,順治九年省會試第一名,曾出任廣西桂林知府,其詩文有名氣,是“嶺南七子”之一。可見於清初時《三吳墨妙》這兩部份尚為一體。估計《三吳墨妙》便隨著程可則到了南方,長期的潮濕環境易生蠹蟲,冊頁中間部位有不少地方被曲裡拐彎的南方蛀蟲蝕咬,然瑕不掩瑜。





















  • 回上一頁
  • 下一篇 上一篇

    文章分類

    文章發表日期

    最新文章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