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1,《山東鄒縣誌》關於蔡琦詞條。
  • 圖2,《四川通志-官職》卷三十一。
  • 圖3,王翬《倣李晞古尋梅圖》。
  • 圖4,王翬《倣李晞古尋梅圖》收藏章。
  • 圖5,王翬《倣李晞古尋梅圖》自題。
  • 圖6,北京瀚海拍賣《溪山無盡圖卷》(《臨沈周贈吳匏庵出行圖卷》)局部。
  • 圖7,王翬《溪山無盡圖卷》自題。
  • 圖8,臺北故宮藏王翬《匡廬讀書圖軸》。
  • 圖9,《匡廬讀書圖軸》之收藏章。
  • 圖10,《奉天通志》卷一百九十七,縣宦表。
  • 圖11,《江南通志》卷一之“江寧省圖”可見“驛鹽道”公署的位置。
  • 圖12,明孝陵康熙禦題“治隆唐宋”碑。
  • 圖13,《永平府志》卷十四,蔡毓榮、蔡琦條。
  • 圖14,丹霞山蔡琦書法摩崖石刻。
  • 圖15,王翬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局部。
  • 圖16,北京故宮博物院藏王翬《溪山逸趣圖卷》。
  • 圖17,王翬《倣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圖》局部。
  • 圖18,王翬《仿巨然夏山圖軸》。
  • 圖19,藍山千館藏王翬《摹倪王合卷》局部。
  • 圖20,王翬《倣唐寅秋樹昏鴉圖軸》。
  • 圖21,乾隆四年編《八旗通志初集》卷233。
  • 圖22,王翬《倣範華源溪山行旅圖卷》。
  • 圖23,唐炗為王翬四十生日作《紅蓮圖軸》。
  • 圖24,左為《南山草堂圖軸》偽印,右為《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真印。
  • 圖1,《山東鄒縣誌》關於蔡琦詞條。
  • 圖2,《四川通志-官職》卷三十一。
  • 圖3,王翬《倣李晞古尋梅圖》。
  • 圖4,王翬《倣李晞古尋梅圖》收藏章。
  • 圖5,王翬《倣李晞古尋梅圖》自題。
  • 圖6,北京瀚海拍賣《溪山無盡圖卷》(《臨沈周贈吳匏庵出行圖卷》)局部。
  • 圖7,王翬《溪山無盡圖卷》自題。
  • 圖8,臺北故宮藏王翬《匡廬讀書圖軸》。
  • 圖9,《匡廬讀書圖軸》之收藏章。
  • 圖10,《奉天通志》卷一百九十七,縣宦表。
  • 圖11,《江南通志》卷一之“江寧省圖”可見“驛鹽道”公署的位置。
  • 圖12,明孝陵康熙禦題“治隆唐宋”碑。
  • 圖13,《永平府志》卷十四,蔡毓榮、蔡琦條。
  • 圖14,丹霞山蔡琦書法摩崖石刻。
  • 圖15,王翬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局部。
  • 圖16,北京故宮博物院藏王翬《溪山逸趣圖卷》。
  • 圖17,王翬《倣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圖》局部。
  • 圖18,王翬《仿巨然夏山圖軸》。
  • 圖19,藍山千館藏王翬《摹倪王合卷》局部。
  • 圖20,王翬《倣唐寅秋樹昏鴉圖軸》。
  • 圖21,乾隆四年編《八旗通志初集》卷233。
  • 圖22,王翬《倣範華源溪山行旅圖卷》。
  • 圖23,唐炗為王翬四十生日作《紅蓮圖軸》。
  • 圖24,左為《南山草堂圖軸》偽印,右為《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真印。
研究王翬作品者,不時會發現有蔡琦(魏公)的收藏章:“襄平蔡琦珍藏”、“蔡氏魏公書畫之章”、“三韓蔡琦書畫之章”、“寶軸時開心一灑”、“蔡魏公珍玩”。這位蔡魏公是何許人?生活於什麽時代?與王翬是否有直接關係?這些問題未見有學者考證過。

可找到的蔡琦生平資料極少,所見以下幾種:

《美術家人名辭典補遺》中有詞條:蔡琦,字魏公,漢軍旗舉人,工分隸。

《康熙朝實錄》康熙五十一年,有記錄:“升四川永寧道蔡琦為山東按察使,司按察使。”

根據這條線索,在以下地方文獻中找到印證:

《山東鄒縣誌》康熙五十四年條:“山東等處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加四級,蔡琦,號魏公,奉天人,蔭生。(圖1)

《四川通志-職官》卷三十一,乾隆元年刻本,“分巡永寧道,蔡琦,正白旗人,康熙四十八年任。”(圖2)

以上資料僅提供我們以下資訊:康熙年間為官的蔡琦,即是蔡魏公,奉天人,漢軍旗舉人,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起任四川永寧道,五十一年(1712年)起任山東按察使。

其收藏印章“襄平蔡琦”或“三韓蔡琦”,其中地名:“襄平”、“三韓”查《古今地名大辭典》,皆指遼東,即“奉天”,指蔡琦的出生地。

問題的關鍵是,雖然知道蔡琦是康熙年間人士,而在王翬自己編輯的《清暉贈言》中並未見到過蔡琦的信劄,所以他是否與王翬有交往便成為疑問?蔡琦的收藏是否直接得自於王翬本人?正是本文考證的關鍵問題。

從筆者查到的蔡琦收藏王翬作品看,最早的一件作於1701年(康熙四十年辛巳),《倣李晞古尋梅圖》(圖3)

此圖見於中國嘉德2007年秋季拍賣圖錄。上有鑒藏印數方,先後順序如下(圖4):

1,蔡琦:“襄平蔡琦珍藏”、“寶軸時開心一灑”

2,錢杜:“叔美審定”

3,汪士元:“麓雲樓書畫記”、“向叔所得”

4,孫祖同:“會稽孫氏虛靜齋收藏書畫印”、

5,未知者:“勉之三十五後所藏”,此章鈐於1934年之後(注1)

畫面右上方王石穀自題:“李晞古尋梅圖,辛巳(1701年)嘉平得觀於白門公署之一梧軒,因倣其意,海虞石穀子王翬”(圖5)。“白門”是南京的別稱。“白門公署”自然指的是南京官府。“一梧軒”是某人的齋號,這個齋號不少古畫中出現過,王蒙、卞文瑜、王翬都有畫過“一梧軒圖”。但這裡的“一梧軒”明顯是指王翬同時代某收藏家的齋號,收藏有李唐的《尋梅圖》。

有趣的是,筆者在王翬另一件作品上也發現了“一梧軒”這個齋號。北京瀚海2006年春拍圖錄,有王翬《溪山無盡圖》長卷(圖6),此卷王翬自題:“白石翁溪山長卷為海內名跡,......曩從東澗先生處借觀,恍置身千岩萬壑中,目不給賞,壬午(1702年)冬,訪一梧主人於邗江署齋,茗捥爐香,商榷繪事。偶及此卷之妙,因出紙命圖其意,不禁乘興仿佛,.....”(圖7)。跋文提及:王翬曾經從錢謙益(東澗)處借觀沈周《溪山無盡圖卷》(實為沈周名跡<贈吳匏庵出行圖卷>),與在南京的“一梧軒”主人談及此畫,是為王翬此畫的緣起,“一梧軒”主人“出紙命圖”。此卷也鈐有“三韓蔡琦書畫之章”。

“邗江署齋”也是南京公署的別稱。與《倣李晞古尋梅圖》的作畫時間相隔一年。

於是筆者猜想蔡琦或許就是“一梧軒”主人。如果可以證明這一點,便可以確認王翬與蔡琦是一種藝術家與贊助人之間的關係。其收藏直接得自王翬本人,或王翬應蔡琦“命圖”作畫。

當我查找臺北故宮收藏的幾件王翬作品時,就有了令人驚喜的發現,臺北故宮清宮舊藏之王翬有兩件為蔡琦收藏:1702年作《匡廬讀書圖軸》、1704年作《仿巨然夏山圖軸》(注2)。其中《匡廬讀書圖軸》(圖8)左下角鈐蔡琦“寶軸時開心一灑”,右下角安儀周的收藏章下方有兩方緊挨著的收藏章:“一梧軒”、“三韓蔡琦書畫之章”,印色以及鈐印的大小以及位置可以斷定,“一梧軒”與“三韓蔡琦書畫之章”為同一個主人(圖9)。

在臺北故宮所藏王翬作品上的這兩方印章,證實了筆者的猜想。這位與王翬喝茶聊天、商榷繪事的“一梧軒主人”正是“三韓蔡琦”。倘若以下兩個問題得到證實,則證據鏈就更完整了:1,蔡琦是否收藏古代書畫?2,蔡琦於1701年前後是否在南京做官?

第1點不難證實,查臺北故宮所藏書畫,有兩件宋元名畫曾經為蔡琦收藏:

宋人《平疇呼犢圖軸》,鈐“三韓蔡琦藏書”,此畫經明項元汴收藏,然後蔡琦,後經安岐(儀周)入宮。乾隆《石渠寶笈初編》(注3)。

元吳鎮《雙松圖軸》,款識:“泰定五年春二月清明節為雷所尊師作,吳鎮”。鈐“三韓蔡琦書畫之章”(注4),乾隆《石渠寶笈初編》著錄,此卷另著錄於安岐《墨緣匯觀》名畫卷三之【江雨泊舟圖】記:

“又仲圭有雙檜圖,作古檜二株兼平遠山水,佈景奇逸甚為精妙,亦雙軿大幅,泰定間為雷所尊師作者,與此並稱名品,二圖餘購之於三韓蔡氏。”(注5)。

此圖《石渠寶笈》著錄誤稱為《雙松圖軸》,畫中應是雙檜而非雙松,以安岐著錄為是,安岐明確指證此圖與另一幅吳鎮《江雨泊舟圖》皆“購之於三韓蔡氏”。安岐《墨緣匯觀》自序於1742年,此時蔡琦早已不在人世。

因此,蔡琦收藏古代書畫,得到了確證。這三件古畫相信只是蔡琦收藏的一部份,應該還包括南宋李唐的“尋梅圖”,可惜至今尚未得見。

第2點,據前面文獻資料我們知道,蔡琦於康熙四十八年(1709)開始任四川永寧道,在這之前的1701年前後蔡琦是否在南京做官?

筆者進一步在《奉天通志》官職列表找到證據:蔡琦任四川永寧道(1709年)之前,任“江南道驛傳鹽法道”(圖10)。清初“江南省”所轄範圍很廣,包括江寧府、蘇州府、松江府、常州府、鎮江府、淮安府、揚州府、徐州府等,江南省首府在南京城內,查《江南通志》卷一,有江寧省城圖,標明清初江南省“驛鹽道”位於南京城中心清平橋附近位置(圖11),這應該就是王翬畫中自題的“白門公署”或“邗江署齋”的位置。

筆者在《明孝陵志新編》,找到進一步的證據:現今南京明孝陵有康熙禦碑 “治隆唐宋”(圖12)(注6),碑文記載康熙第三次南巡謁陵盛況。康熙前三次南巡,每次拜謁明孝陵,康熙此舉實為以改善滿漢關繫為目的的政治秀。第三次謁陵於1699年,並留下禦題“治隆唐宋”碑,將朱元璋的地位捧到唐宋皇帝之上,使不少前朝遺民感動不已,不再與滿清為敵。碑文開篇: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春正月,皇上軫念淮陽水患,下詔南巡,.......”。 

碑體背面勒有立碑者江南省大小官員二十人,從江南總督開始,按官員大小排列,其中有陶岱、張玉書、宋犖、曹寅、蔡琦等人,蔡琦排在第十二位。

石碑背面記勒碑者如下:

“康熙三十八十月穀旦,......整飭江南通省驛傳鹽法道按察使司副使加三級臣蔡琦,......同勒石恭記”。

碑文明確了蔡琦在1699年的完整官名:“整飭江南通省驛傳鹽法道按察使司副使”。“驛傳鹽法道”一職,統管各地官方驛站以及鹽法、鹽運事務。

所以以上王翬與蔡琦的關係得到了確證。

進一步查詢蔡琦的“蔭生”來歷,據《京華感舊錄》(注7),有蔡氏詞條:“漕運總督蔡士英之裔,士英錦州人,隸漢軍正白旗,士英子雲貴總督蔡毓榮,孫吏部尚書蔡珽,蔡瑜亦工詩,蔡琦工書法,《皇清書史》曾予著錄”。另據《永平府志》卷十四“恩蔭”有條“蔡琦以伯毓榮刑部左侍郎蔭官至永寧道”(圖13)。於是我們進一步知道:蔡琦的祖父是蔡士英,大伯為蔡毓榮。祖父蔡士英在遼寧錦州與祖大壽一同降清,為清政權南下立下不少戰功,歷任江西巡撫,兩任漕運總督加兵部尚書。伯父蔡毓榮,歷任湖廣總督、雲貴總督,平定吳三桂叛亂的功臣。蔡琦出生於官宦世家,身世顯赫,因祖父、伯父戰功故為“蔭生”舉人,由於是武官世家,功名也不是考來的,所以蔡琦並不算是個真正的文人,也未見有蔡琦詩文傳世。 

蔡琦工書法,現在廣東丹霞山有摩崖石刻“禪林第一”四個大字署名“三韓蔡琦”(圖14)。

我們再來研究蔡琦收藏的王翬有些什麽作品?就筆者所見部份公私收藏,以作畫時間順序排列如下:

中國嘉德拍賣,2007年圖錄,王翬《倣李晞古尋梅圖》軸,鈐“襄平蔡琦珍藏”、“寶軸時開心一灑”。1701年冬作。七十歲。(圖2)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王翬《倣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卷》(圖15),鈐印:“三韓蔡琦書畫之章”,“寶軸時開心一灑”、“蔡氏魏公書畫之章”、“蔡魏公珍玩”。1702年作,七十一歲(注8)

北京故宮藏《溪山逸趣圖卷》,自題:“壬午夏五(1702年)倣黃鶴山樵筆”,有蔡琦收藏章,並有蔡琦(魏公)題八景名(注9),王翬七十一歲作。

瀚海拍賣2006年,《溪山無盡圖卷》(<臨沈周贈吳匏庵出行圖卷>)(圖6),鈐印:“三韓蔡琦書畫之章”、“魏公真賞”。1702年作,七十一歲。前文王翬自題與蔡琦“商榷繪事”者。

臺北故宮藏《匡廬讀書圖》(圖8)立軸,鈐印:“三韓蔡琦書畫之章”,“寶軸時開心一灑”、“一梧軒”。此件後經安儀周收藏,再入宮為乾隆收藏,《石渠寶笈續編》著錄。1702年作,七十一歲(注10)。

天津藝術博物館藏《倣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圖卷》(圖17),鈐印:“蔡氏魏公書畫之章”。1704年作,七十三歲(注11)。

臺北故宮藏《倣巨然夏山圖軸》(圖18),鈐印“蔡氏魏公書畫之章”。1704年作,七十三歲(注12)。

臺北林氏藍山千館藏王翬《摹倪王合卷》,甲申年八月(1704年)作,七十三歲。鈐印“蔡魏公珍玩”、“展軸神怡”,經安儀周遞藏(注13)(圖19)

故宮博物院藏《倣唐寅秋樹昏鴉圖軸》(圖20),鈐印:“蔡氏魏公書畫之章”,“寶軸時開心一灑”。1712年作,八十一歲(注14)。

分析以上蔡琦收藏王翬作品有以下兩類:

一類是以臨摹古代名作,如黃公望、董源、巨然、李唐等,較多前人筆墨,自家面目不太明顯,這有可能是收藏者蔡琦的要求,盡顯王翬的臨摹功力,而且特別用心。

另一類較多顯示的是自家筆墨。如《倣唐寅秋秋樹昏鴉圖軸》、《匡廬讀書圖》。

其中有兩件作品上有安岐藏印,以及蔡琦收藏的宋畫《平疇呼犢圖軸》、元吳鎮《雙松圖軸》,皆有安岐的收藏印記。前文已知安岐有兩件吳鎮立軸皆“購之於三韓蔡氏”(注15)。所以我們很清楚知道,蔡琦收藏的部份王翬作品以及古畫遞經安儀周收藏,然後才到乾隆宮中,此路徑得到了確證。蔡琦卒於安岐40歲之前,安岐所購很有可能得自蔡琦本人或蔡琦後人。

以上列舉的作品可知,王翬為蔡琦作畫皆為巨制,絕無應酬小品。

蔡琦的生卒年不詳,據清鄂爾泰於乾隆四年編的《八旗通志初集》卷233,“循吏二,漢軍正白旗外任官”記載,蔡琦於“康熙六十一(1722年)崇祀江寧名宦祠”,可以知道,蔡琦卒於1722年之前(圖21)。另據《清代人物大事記年》(注16)有詞條:“蔡琦,山東按察使,卒年五十四”。若按此說,蔡琦大致生於1668年,卒於1722年之前。

以上所列舉的部份蔡琦收藏王翬作品,時間跨度為自1701年至1712年範圍內。合理的判斷是,蔡琦與王翬交往,應該始於“江南驛傳鹽法道”任內,理由如下:

從收藏章可以發現,1701年王翬《倣李晞古尋梅圖》上的藏章“襄平蔡琦珍藏”與“寶軸時開心一灑”,與後來其他的蔡琦收藏章不同,“襄平蔡琦珍藏”也不見再用。一種可能性是前面的收藏章為偽,另一種可能性是,這套章蔡琦1702年起不再使用。在這裡,後一種可能性更大,因為後人若要作偽,不可能將“三韓”改為“襄平”,而且《倣李唏古尋梅圖》不論字跡、樹石皆可信為王翬手筆。這說明1701年之後,蔡琦的收藏章全部更換,“蔡氏魏公書畫之章”自1702年開始使用。因此判斷蔡琦收藏王翬作品的時間跨度,大致在1701年至1717年王翬卒年之間,前文知道蔡琦於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入名宦祠,所以判斷蔡琦卒於王翬歿後。

另見王翬較早年的作品,《倣範華源溪山行旅圖卷》(圖22),作於戊辰年(1688年,56歲作),王翬摯友惲壽平題畫名並跋。此卷原藏於故宮博物院,現藏於香港私人藏家,上面也鈐有“三韓蔡琦書畫之章”(注17)。此圖作於1688年,為何鈐有1702年才開始使用的蔡琦收藏章?而且此時的蔡琦才二十一歲,不可能開始收藏王翬作品。觀察此長卷系王翬中年力作,無上款,惲壽平題跋:“石穀子撫範寬溪山長卷,深的北地沉雄渾厚之致,如綺裡東園危坐,賓筵衣冠甚偉,非復五陵裘馬輕纖氣格”。因為亡友的最高評價,此卷為王翬一直珍藏至晚年的可能性最大。蔡琦入藏,可能在王翬晚年或王翬歿後。

另外北京故宮藏唐炗作於辛亥(1671年)的《紅蓮圖軸》(圖23),也鈐有“蔡氏魏公書畫之章”,唐煠自題:“石谷長兄於辛亥二月初度寫此祝贈”,畫上王時敏、王鑒、惲壽平、笪重光都有題贈王翬四十歲生日的跋語(注18)。此時蔡琦尚不到弱冠之年,也不可能在當年收藏此作。而且多位朋友的祝壽禮物,王翬理當長期珍視保存,故筆者判斷,蔡琦直接得自晚年的王翬,或者得於王翬歿後。

王翬為蔡琦作畫時,已經七十歲高齡,是否其中有學生代筆?或有此可能,比如人物部份可能是楊晉代筆.謝稚柳先生懷疑蔡魏公收藏的王翬多為代筆,謝先生在多人共同鑒定一件王翬作品時說過此話(注19),可惜沒有更進一步的研究。若指蔡琦所藏王翬有代筆者,應該指出帶筆者為何人,泛泛而談,不可作為定論。也有學者批評王翬晚年作品流於程式化,這也是大多數畫家的通病。不管是否有代筆,本文的考證認為:蔡琦是貴胄後裔、江南省地方官員、收藏家,並與王翬直接往來,交談收藏,商榷繪事。另一方面王翬出生低微,竭力結交權貴,主持《康熙南巡圖》之後, “一時名公巨卿文人學士爭交之” (注20)。其好友惲壽平曾記述:“石穀山人筆墨價重一時,海內趨之,如水赴壑,凡好事家家懸金幣購勿得”(《甌香館題跋》)。可見高價未必可得。王翬曾為權重者博爾都、索芬、宋犖、高士奇、安岐、朱彝尊等作畫,無不用心。王翬為蔡琦作畫或應命題而作,定有重酬,故皆非應酬小品,皆用心之力作。

蔡琦收藏章也有發現偽刻者,例如,遼寧博物館藏《南山草堂圖軸》(注21),其上“蔡魏公珍玩”即為偽印(圖24)。有人作蔡琦偽印,說明歷史上蔡琦收藏曾被視為真跡保證。

結論:蔡琦是一位元王翬晚年作品的最重要藝術贊助人。並與王翬晚年交遊論畫,其收藏的王翬作品更是直接得自王翬之手,皆為精品力作。這樣一位與王翬有直接交往的收藏家,不應該被人忽視,更不可一概簡單視為代筆之作。   

注1,此章鈐於左下角第一的位置,但查光緒末年日本珂羅版出版物《明清山水畫集》、《王翬耕煙外史畫集》,以及孫祖同1934年版《虛靜齋所藏名畫集》,對比印章,可知此章1934年之前尚未鈐有此印。

注2,《故宮書畫圖錄》卷十,P145,P151,國立故宮博物院印行

注3,《故宮書畫圖錄》卷三,P105頁,國立故宮博物院印行

注4,《故宮書畫圖錄》卷四,P161頁,國立故宮博物院印行

注5,安岐《墨緣匯觀》名畫卷三之【江雨泊舟圖】

注6,《明孝陵志新編》黑龍江出版社2010年版,P269頁

注7,《京華感舊錄》,P10,江西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

注8,見《王翬精品集》,P43,人民美術出版社1999年版

注9,見《中國古代書畫圖目》第二十二卷,京1-4470

注10,見《故宮書畫圖錄》第十卷,國立故宮博物院印行

注11,見《王翬精品集》,P45,人民美術出版社1999年版

注12,見《故宮書畫圖錄》第十卷,P151,國立故宮博物院印行

注13,《藍山千館書畫》二玄社出版

注14,見《王翬精品集》,P52,人民美術出版社1999年版

注15,安岐《墨緣匯觀》名畫卷三之【江雨泊舟圖】

注16,《清代人物大事記年》,2005年國家圖書館出版社,P480頁

注17,《中國繪畫全集-清6》P68-70頁,文物出版社

注18,《中國繪畫全集-清7》P1頁,文物出版社

注19,《中國書畫鑒定實錄》勞繼雄編卷一,P103

注20,王掞《清暉贈言序》

注21,見《王翬精品集》,P44,人民美術出版社1999年版

附註:

作者林霄畢業於浙江大學機械系,1993年創立業通企業至今。現居香港。

收藏古代書畫、乾隆璽印、流派印章。發表重要學術論文《祝允明書法真偽標準討論》,較系統地理清了長期困擾人們的祝允明書法的鑒定問題。最新論文《陳淳王寵師承祝允明的證據》、《韓世能疑是偽祝允明書法的作者》將要發表。

重要要藏品:祝允明寫贈王寵草書長卷《述行言情詩》,祝允明絕筆臨小楷《黃庭經》,陳淳大草《李青蓮青天問月歌》、文徵明《竹梅圖及行書中秋詩卷》,唐寅《碧山行吟圖軸》、八大山人草書《臨河序》、孫承澤著錄董其昌《萬壑松風圖》、王翚《康熙南巡圖第六卷殘卷》、王夫之《小楷冊》、文嘉題《沈周畫像》、周天球題《文徵明像》。

藏古代書法:晉人寫經、六朝寫經、徐有貞、夏言、王守仁、王問、陸深、蔡羽、王寵、黃姬水、陸師道、張瑞圖、董其昌、莫是龍、王鐸、倪元璐、徐宗魯、祝世祿、詹仲和、朱之瑜、薛明益、陳元素等,《明人信札冊》、《清人信札冊》等。

藏古代繪畫:元內府明內府藏宋人團扇、趙左山水卷、陳淳花卉草書卷、謝彬人物冊、董其昌山水軸、雍正朝院體畫冊、清初王翚、王原祁、龔賢等。

近人法書:嚴複手稿、晚清重臣贈日本外交大臣書法冊、于右任、高二適《急就章考證序》、沈從文、錢鍾書、李苦禪等。
  • 回上一頁
  • 下一篇 上一篇

    文章分類

    文章發表日期

    最新文章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