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董文玩界國寶人瑞趙中令,眾多收藏中最愛碑帖書籍,笑咪咪地手捧清代潘氏海山仙館舊藏之宋榻<歐陽詢溫公碑>。
  • 趙中令和北齊摩崖石刻<泰山石峪金剛經>集字之<人壽百歲,蘭香四時>對聯,相映生趣。
  • 趙中令眾多收藏中最愛碑帖書籍,欣賞其珍藏之元拓<石鼓文>。
  • 古董文玩界國寶人瑞趙中令,眾多收藏中最愛碑帖書籍,笑咪咪地手捧清代潘氏海山仙館舊藏之宋榻<歐陽詢溫公碑>。
  • 趙中令和北齊摩崖石刻<泰山石峪金剛經>集字之<人壽百歲,蘭香四時>對聯,相映生趣。
  • 趙中令眾多收藏中最愛碑帖書籍,欣賞其珍藏之元拓<石鼓文>。
 訪「莊敬書畫古藝館」的百歲主人

今昔流轉,有多少人能看見一整個世紀?唯有在凝視觀看之時,光陰才為人們駐足停留。趙中令,山東人,文物收藏界的百歲人瑞國寶,一部古董文物史,人稱趙老。

動盪的民國史,寫就人生時光

趙中令民國二年(1913)生,原名趙樹安,動盪的民國史寫就那原應是如黃金般澄亮的年少時光。趙氏世代耕讀,他受傳統私塾教育,十歲前即念誦文天祥〈正氣歌〉,後於1935年在蘇州開設的「章氏國學講習會」私塾教育親炙國學大師章太炎,飽讀《四書》及經史子集諸國學,後因時局紛擾中斷求學。隨著戰事情勢吃緊,他在離開山東家鄉後,轉至南京、廣州,且於變動逃難初易名為「趙東合」,乃取本籍山東和妻子籍貫廣東之意,而後中國大陸局勢逆轉、江河易幟,便把籍貫之「山」字改成「廣」,於1949年以廣東人名義申請出境,他是最後一批允許辦得出境證離開中國大陸的。而後在轉至澳門的1950年之時,將名字的「東」字改為「中」,「合」改成「令」字,為趙中令。1952年由澳門到台灣,趙中令也就成為他後半輩子正式的名字,任職於菸酒公賣局為第二酒廠產業工會秘書,60歲退休後於1976年在光華商場經營「莊敬書畫古藝館」,開光華商場文玩書畫店家之先聲,經營項目繁多,包含台灣文獻、書畫碑拓、古籍善本、日本字畫、竹雕瓷雜、名人信札等,台北故宮亦曾向其購畫。1978年由政大教授張壽平發起,結合同好創辦「中華文物學會」,趙中令受張壽平之邀入會,是為元老級長青會員。


精神健朗,鄉音無改

百歲人瑞趙中令說起話來中氣十足,精神矍鑠。儒家教育薰陶下的他,如鄰家爺爺般地溫雅笑呵呵,絕非刻板印象中的粗壯山東大漢,一口濃重鄉音爽直率性,真情真意地談起收藏。對於古董文物的喜好,他追溯少年時曾在親戚朋友家裡,看他們擺些字畫,覺得既有歷史價值也能寄抒風雅。而在蘇州受業於章太炎時,因蘇州一地自唐宋以來藏書愛書風氣頗盛、且又自身喜愛,因此當時他亦購有諸多舊籍線裝書,然因戰亂之故悉數捐棄。那來台灣後有收藏嗎?他說:「沒有。那時候也不知道是否能回去大陸,沒發展、沒計畫。」那時,國府轉進台灣聲稱「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好幾個五年過去了,趙老就在台灣安身立命。退休後,還是得掙錢養家,他在1976年開設「莊敬書畫古藝館」,收藏也就從這時空為起點,經營積累30餘年。


1970@光華商場,多角化經營

光華商場古董界的興衰趙中令最懂。1970年代,台北市光華橋建後不久,市政府為整頓市容,首要以牯嶺街露天道旁舊書攤作一遷地為良計畫,於是在光華橋下的公共空間建有上下二層約200個攤位,最初的商家主要也就為來自牯嶺街的舊書攤與當時應取締的路邊商販。趙老從舊書起家,而後漸次旁及字畫等。當時的貨源最主要有二大類,一部分為中國大陸動亂賣至台灣的,另一則為日本人離開台灣時所留下的收藏。「那時候字畫便宜啊!都是三百五百元一張,然後賺個一二百元,隨著台灣經濟發展一天天好,物品就開始很好賣,有大學教授、公務員、教職員、中產階級等愛好者來買。那時候張大千一張三千、五千,黃君璧二、三千元,林玉山也是幾百元,當時最貴的是齊白石、徐悲鴻,但也是幾千元。」而後,趙老於1980年曾到香港帶貨,當時港人不重視的翰林進士和小名家字畫都是一捆一抱地兜售。問他經營的諸多項目中,哪樣物品最受人喜愛?為何不專門經營單品項目?「什麼東西都有人要,東西沒有人不喜歡的。『三年不發市,發市吃三年』,那是很有資產的人才可以那樣做的,我沒有,我做生意就是價錢公道,做大眾化的。」他曾在〈老話光華商場──文玩業的風流雲散〉一文中寫道:「莊敬書畫古藝館以台灣文獻、道釋畫、民俗年畫、冊頁、手卷、日本字畫,旁及竹木雕工、成扇等銷售,強調藝術家庭化、經濟化、大眾化為原則,嚮於中層社會各級人士,不以高價驚駭誇耀以示來者,故能為愛文物者所接受。」就是這樣的原則「家庭化、經濟化、大眾化」,讓古玩藝術可親可愛。「莊敬」這店名亦是處事態度,趙老說:「《論語》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對於現今光華商場地觀察,他有些感慨地說:「都是賣實用品的多,沒有文物了,文物很少很少了。跟以前剛開始比生意比較好,但舊的、老的、古的,這三樣都少的可憐啊。」


無師自通,古玩好好玩

他總眼神炯亮、益發光彩地說:「好玩嘛,古玩,古玩,就是玩嘛!」趙老經營古董生意,初衷還是興趣和喜好,對於眼力鑑賞之功,問他有無拜師學習,趙老明快回應:「沒有!以前哪有什麼專科指導教師,第一個是讀書,第二個是去裱畫店,第三是多結交耆老前輩,像陳定山啊……。沒把握的不敢買,貴的不敢買,自己喜歡的、價錢可以的才敢買。」經由多元經營,趙老看得多、涉獵面相也廣,早年並曾於《時代生活》、《中央日報》等報章雜誌刊物上撰述藝文類文章,《美術家人名大辭典》、《辭海》等工具書、圖錄排滿書架;即使現今收到喜愛之藏品,趙老仍會去考查,並以毛筆小楷書寫下作品的基礎背景資料,這都是趙老做的研究功課。趙老於少時即寫字,以往在光華商場經營攤位時亦寫字自娛,晚上讀書,他不好意思地赧笑著:「都是自己喜歡的詩詞文句、隨心所欲,寫得不好,也不會寫字」,其款印「指不若人」、「閭巷之人」,印文除典故出自《孟子》以表示謙虛外,其中的「閭巷」實有地名,並紀念了祖輩原籍山西之事。


請指教!淘寶樂陶陶

趙老東掏一件、西擺一件,拿出核桃雕、象牙雕、硯台、印石、小鎏金銅佛分享觀賞。他總笑咪咪地說,好玩!欣賞嘛!談及要「參觀」他的收藏,他趕忙說:「不敢說參觀,說指教。」舉目滿室收藏:傳統字畫、碑帖古書、刺繡織品、文房瓷雜、油畫攝影各類項目應有盡有,數量可以千萬計,不分時代、不分中外、不分項類,趙老說:「藝術不分國界,不設限。」問到收藏的準則與心得,他說:「喜歡!看了開心高興!欣賞嘛!」就是這樣簡明扼要爽直,「喜歡」是最高指導原則。琳瑯滿目的收藏中,他最鍾愛古書及碑帖,如:具于右任民國四十五年題「傳世最佳本曹全碑」的〈曹全碑〉、元拓〈石鼓文〉、清代潘氏海山仙館舊藏之宋榻〈歐陽詢溫公碑〉、明嘉靖本《文獻通考》等,以及近年收得之〈淳化閣藏王羲之黃庭經榻本〉,其中亦有日本人開高價允求他讓寶,他不賣就是不賣!為何如此喜歡碑帖古書?他隨口拈出趙翼〈論詩〉:「李杜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說:「藝術是有時間性的,名人名家也不過是一段時間,都是幾百年就完了,唯獨字和書無法被抹殺,經由文字記錄,做人做事道理和歷史文化得以流傳,而這些是中華民族一種基本的精神、基本的文化、基本的財富,萬古不變。超越生死時間,萬古不殁。收藏是歷史價值重要,經濟價值次要。」隨著時代經濟、收藏氛圍的改變,碑帖古書於今相對喜愛者較少,他說:「人家不會喜歡,人家不會重視,我就是喜歡,從以前到現在沒有改變態度。」有多看重書?他打趣引用藏書家葉德輝的名言:「老婆不借書不借」,清代蘇州藏書家孫從添稱書為「國家最寶貴的財富」,認為「天地無書籍,則與草昧何異?」


書畫篇章,見證好人緣人脈

趙中令是古玩文物界的大前輩,走過戰亂的滄桑,參與過古董勃興的時代,不論是過往長者或是當代今人,或多或少都曾向趙老請益、交流過收藏。趙老人緣好、人脈廣,秦孝儀寫〈讀書鑑古,長樂永康〉,陳定山書〈莊穆讀書通古道,敬業精神達新堦〉、〈中和之氣在於養,令參有德皆可欽〉,曾約農〈一技精良當以勤得,百種弊病皆由懶生〉及郎靜山〈天為補貧偏與健,人因畏懶在惟勤〉,還有陳果夫、杜聰明、高逸鴻、呂佛庭、張穀年、王靜芝、孔德成、唐隸、梁寒操、魏子雲、陳永模、陳宏勉、邱秉恆等諸文化名人、書畫名家皆曾相贈字畫。趙老謙和地說:「有好多信都叫我『老師』,我公辦學校都沒畢業,我不敢接受,別叫我老師。」面對積累數十年的收藏大觀,他謙虛中不免帶著自豪說:「不過如此。」他的章太炎書畫藏品曾出借山西大學舉辦展覽,並著有《章太炎先生書灋集》和書法愛好者同賞且告慰師恩;但對於舉辦個人收藏展覽,趙老沒有興趣,覺得只是徒然虛名,再問及他是否想著述立傳,為自己寫下記憶歷史,他揮揮手瞇眼微笑道:「與草木同朽」,並拿出平時娛樂擊打之用的小鼓,指指小鼓上其親題寫的陸游詩作〈小舟遊近村,舍舟步歸〉:「斜陽古柳趙家莊,負鼓盲翁正作場。身後是非誰管得,滿村都說蔡中郎。」自寫長詩:「混沌初開定坤乾,五行生剋苦歪纏,兔走鳥飛催短景,龍爭虎鬥耍長拳,兩手推出天邊月,一肩擔起亂石山,生前都從忙裏老,死後方可把心安,爭名奪利誰常在,好教俺,江湖老子冷眼看。」趙老不多做言語,儒俠般瀟灑自如。


古董之可貴,為其長壽也

真看不出來趙老已有百歲,無佝僂老態,走樓梯聊天總是精神。百歲人瑞最令人好奇地總不怪乎長壽的祕訣,對於此提問,他高興地擊掌拍手說:「問這個太好了!」他說:「粗茶淡飯,不吸菸、不喝咖啡、不打牌,人不是機器,飢來吃飯、睏來睡,『活動』要活就要活動,走走路啊。最重要的是人要有興趣嗜好。」他顧視滿室的收藏微笑著,這和董其昌言:「古董之可貴,為其長壽也」,有著不謀而合之處。趙老拿出的最後一件分享藏品是北齊摩崖石刻〈泰山石峪金剛經〉集字之〈人壽百歲,蘭香四時〉對聯,字體雄渾古穆,質樸剛毅,釋義為人壽雖至百歲而無憂,德澤流芳如蘭香四時不絕。這1980年代趙老得自香港、且和張壽平共同斟酌文字的集字聯,其聯文旨趣和今日的趙老相映生輝,百歲趙老笑咪咪地和對聯合照。趙老,語氣總是鏗鏘,喝一口茶,歇息活動,挺直身,活到老,藏到老,玩到老!

原文出自《典藏‧古美術》2012年7月號 第238期

  • 回上一頁
  • 下一篇 上一篇

    文章分類

    文章發表日期

    最新文章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