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圖》早期題跋者生平事蹟考略

        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卷後題跋中,以金張著、張公藥、酈權、王、張世積等五人的題跋為最早。考察他們的生平事蹟,不僅對金代文學史的研究不無益處,而且對《清明上河圖》的深入研究也很有幫助。

    一、

        北宋宣和(1119~1126)後期,張擇端完成其成名之作《清明上河圖》。此畫雖被宮廷選入「神品」、藏於內府,但畫家本人及其作品卻不見於《宣和畫譜》。不久,汴京被金人佔據,《清明上河圖》流藏北方,在北宋王朝滅亡五十餘年後,金人張著為《清明上河圖》寫下題跋:

        翰林張擇端,字正道,東武人也。幼讀書,遊學于京師,後習繪事。本工界畫,尤嗜於舟車市橋郭徑,別成家數也。按《向氏評論圖畫記》云:《西湖爭標圖》、《清明上河圖》選入神品,藏者宜寶之。大定丙午(1186)清明後一日,燕山張著跋。

        張著事蹟見《中州集》卷七:「著,字仲揚,永安人。泰和五年(1205),以詩名,召見應制,稱旨,特恩授監御府書畫。」可知張氏為《清明上河圖》作跋,在其進入金內府的前19年。

  永安這一地名,乃金沿襲遼之舊稱,隸大興府。《金史》卷二十四「地理上‧大興府」:「(遼)開泰元年,更為永安析津府。」「燕山」,府名,《宋史》卷九十《地理》:「宣和四年改燕京為燕山府」,治析津、宛平(今北京地區)。《大金國志》卷三十三《地理》云:「燕山為中都,號大興府,即古幽州也,其地名曰永安。」永安(燕山)曾先後為遼、金兩代的京師。張著題跋自署「燕山張著」,是表明其祖籍所在。

  金劉勳《讀張仲揚詩,因題其上》(《中州集》卷七)詩:「布衣一日見明君,俄有詩名四海聞。楓落吳江真好句,不需多示鄭參軍。」可知張著出身平民,後以文才被召入宮廷。

  金劉祁《歸潛志》卷八:「明昌、承安(1191~1200)間作詩者,尚尖新。故張翥(著)仲揚,由布衣有名,召用。其詩大抵皆浮豔語,如『矮窗小戶寒不到,一爐香火四圍書』,又『西風了卻黃花事,不管安仁兩鬢秋』,人號『張了卻』。」當時文人以其詩句中的「了卻」二字稱號張著,可見他不僅做詩有名,而且詩風以「尖新」見長。

  需要指出的是,張跋所記張擇端生平及其作品情況,當引自《向氏評論書畫記》一書。向氏一書是最早著錄張擇端與《清明上河圖》的典籍,後人正是借助張著的跋文,得知向氏一書及其相關記載。如今向氏一書早已失傳,然而當年張著作跋之際,向氏一書與《清明上河圖》竟同時(或先後)出現在張著手中,張擇端由此傳名後世。

  二、

  張著題跋之後,接有金張公藥(三首)、酈權(三首)、王(二首)、張世積(二首)等人的跋詩:

 通衢車馬正喧闐,祗是宣和第幾年。當日翰林呈畫本,昇平風物正堪傳。水門東去接隋渠,井邑魚鱗比不如。老氏從來戒盈滿,故知今日變丘墟。楚柂吳檣萬里舡,橋南橋北好風煙。喚回一餉繁華夢,簫鼓樓台若個邊。

  竹堂張公藥

  峨峨城闕舊梁都,二十通門五漕渠。何事東南最闐溢,江淮財利走舟車。車轂人肩困擊磨,珠簾十裡沸笙歌。而今遺老空垂涕,猶恨宣和與政和(原注:宋之奢靡至宣政間尤甚。)京師得復比豐沛,根本之謀度漢高。不念遠方民力病,都門花石日千艘(原注:晚宋花石之運,來自此門。)

  鄴郡酈權

  歌樓酒市滿煙花,溢郭闐城百萬家。誰遣荒涼成野草,維垣專政是奸邪。兩橋無日絕江舡(原注:東門二橋,俗謂之上橋、下橋),十里笙歌邑屋連。極目如今盡禾黍,卻開圖本看風煙。

  臨洺王

  畫橋虹臥浚儀渠,兩岸風煙天下無。滿眼而今皆瓦礫,人猶時復得璣珠。繁華夢斷兩橋空,唯有悠悠汴水東。誰識當年圖畫日,萬家簾幕翠煙中。

  博平張世積

  張世積跋詩署「博平張世積」,博平在今山東聊城境內。張世積生平事蹟不詳,但據《清明上河圖》卷後元楊准跋文,知其為「亡金諸老」之一。

  據《中州集》、《宋史》、《金史》等相關文獻,可知張公藥、酈權的家世以及生平事蹟。

  張公藥,字元石,號竹堂,滕陽(今山東滕縣)人。以文蔭入仕,嘗為郾城(今河南許昌縣)令,昌武軍節度副使致仕,有《竹堂集》。公藥祖父孝純,字永錫。宋宣和末,知太原,守年,因城陷降金,不拜,執歸中京(今北京),至是以其主文柄。後為汴京(今河南開封)行台左丞相,年,致仕歸徐州。皇統四年(1144)卒,諡安簡。公藥子觀,字彥國,仕為某軍節度副使。公藥孫厚之,字茂弘,承安二年(1197)進士。

  酈權,字元輿,臨漳人,明昌(1190~1196)初,以著作郎召之,未幾卒。著有《坡軒集》。權父瓊,字國寶,宋宣和間棄文從武。後降于金,仕至武甯軍節度使。酈權跋詩署「鄴郡酈權」,鄴郡,三國魏置,後改為臨漳(在今河北)。

  金趙秉文《滏水文集》卷十一有《遺安先生(王)言行碣》:

  先生姓王氏,諱字逸賓,其先臨水名人。先生實生於汴梁(今河南開封),嘗以名川自稱,不忘本也。自幼穎悟絕群,外弁頁如也。初學詩于伯父震。落筆驚人,震自以為不及。未幾,詩名大振。加之孝于親、友于弟、誠于人、篤於已,遠近論大行,必曰王逸賓矣。

  初,孟公宗獻友之,馮公璧叔獻、趙公水風文孺,皆師尊之。先生天性謙至,待之反若居已上。及數公相繼魁天下、直玉堂,然後先生之道益尊、名益重。朝賢兩薦名德,先生以書抵故人之位清要者,苦以親老為辭。議遂止。

  明昌末,聖天子詔,舉德行才能之士。鄉人、耆德、諸生五百餘人,薦先生孝義、忠信、文章為世師表。朝廷以素知名,特賜同進士,授亳州鹿邑主簿。先生年幾七十矣,以目苦昏暗,即日移文有司,以老疾乞致仕。朝廷猶以半俸優之,首葺先塋,次以分惠親舊,計月而盡。泰和三年(1203)八月二十有七日以疾終於家。臨終神色不變,戒其子:棺周於身足矣,語畢而逝,葬于祥符縣(今河南開封)魏陵鄉蕭氏之園。

  先生教人,先行後文,與人交,終始不易。居喪,齋蔬衰服,不去身二年。與二弟同居,終身無間言。平居循循醇謹,視若無能為至,不義矯如也。其詩沖淡,簡潔似韋、蘇,嘲戲風月,一言不及也。

  所與游,皆世知名士。若文商伯起、張公藥元石及其子觀彥國、王琢景文、師柘無忌、酈權元輿、高公振特夫、王世賞彥功,王伯溫和父、左容無擇、游道人宗之、路鐸宣叔。右丞唐括文正公鎮南都,以禮致之不能屈。及與貧士談,饑坐終日,不知誰為主,誰為客也。嘗冬日詣一親知家,會坐客滿,主人貧窶,為代給所須,坐客疑其寒色,物色所得,乃典綿衣以贈也。葬其母,鄉鄰或賻以布帛,拜而受之。異日復歸其人,曰:吾親安,吾貧賤,不可受也。其廉介類此。其真純之德,卓絕之才,淵深之學,廉正之操,黃叔度、陶淵明、元紫芝、司空表聖之徒歟。

  以秉文明昌間,遷河南轉運幕,過相謁坡軒居士酈元輿,居士曰:君知王逸賓乎?斯人當今顏子也,君不可不掃門求見之。既見,曰:酈公知人矣。自是之後,虛往實歸,及其重來,墓木已拱。嗚呼!使子雲見之,不當絕嘆于李仲元;蘇元明見之,不當見稱於元子。不意千古之下,復有斯人。乃伐石樹碣,用旌不朽。於是為之銘,銘曰:居今而行古,身晦而名彰,不獨以詩昌猗。

  趙秉文(1158~1232),字周臣,晚號閑閑老人,滏陽人。大定二十五年(1185)進士,拜翰林直學士,官至禮部尚書。著有《滏水文集》等。

  路鐸《汴梁公廨西樓二首》(《中州集》卷四)之一:「官舍誰言隘,西樓興不窮。閑雲欹枕裡,飛鳥捲簾中。風定天還水,煙虛月度松。回觀猶有愧,破屋著盧仝(原注:盧仝以方處士王勉賓)。」詩人於汴梁任職期間看望友人,在詩中將王比喻為唐代著名詩人盧仝。

  王,出身貧寒,詩風沖澹;博學能文,不就科舉;操守高尚,一代師表。故文人學者,皆以師友尊之。趙秉文為其作碣銘,並給予很高的評價,可見王在當時的影響。

  三、

  據前引考之,酈權約卒於1193年。張公藥、酈權、王三人中間,當以張公藥最為年長。公藥祖父孝純,原為北宋臣僚,降金後一度居官汴梁。公藥孫厚之,為承安二年(1197)進士。公藥與子彥國,同與王為友,可見公藥的年齡大於王許多。

  據「碣銘」,明昌末年,王近七十歲,卒於泰和三年(1203),其享年七十有餘。以此推算,王的生年當在1130年前後,距北宋「靖康之變」(1126~1127)不久。

  因三人為交遊,故其跋詩或為同時,或相隔不久所作。其時間有可能早於張著1186年題跋,最晚也在泰和三年王辭世之前。

  三人與北宋及其汴京有著或多或少的某種聯繫:張公藥與酈權的前輩,先後效力於北宋;張公藥的祖父曾任職於汴梁,公藥本人任郾城縣令,其地就在汴梁之南;酈權跋詩云:「而今遺老空垂涕」,其《木犀》詩(《中州集》卷四)有「昔遊汴離宮」之句;王《暮春郭南》(《中州集》卷四)云:「大梁城外孤台傍,煙昏水碧春林芳。憑高極目見歸雁,風物令人思故鄉。」濃重的鄉情溢於言表。王生長於汴梁,隱居不仕,又葬於家鄉,其跋詩極有可能作於汴梁。

  三人在世之時,北宋雖已亡國有年,然於故都風物之瞭解,或目睹或耳聞,必記憶猶新,當《清明上河圖》展現眼前之時,三人的感受較他人更為直接具體。結合三人的身世與生平,再細品其跋詩中的描述,如今學術界有關《清明上河圖》的爭議,幾可迎刃而解。例如:

  (1)《清明上河圖》作於何時、作者張擇端為何人?歷來有北宋說、南宋說、金代說種種。

  張公藥跋詩云:「通衢車馬正喧闐,只是宣和第幾年。當日翰林呈畫本,昇平風物正堪傳。」結合張著跋文,可知《清明上河圖》為北宋畫院畫家張擇端所畫,作於宣和(1119~1126)年間。故認為張擇端為南宋(或金)人之說,非為確論。

  (2)劉益安《〈清明上河圖〉舊說疏證》(《河南大學學報》1987年第4期)一文,多方引徵,認為張擇端所畫之河非汴河,所畫之景非汴京景物,而是北宋時期的一個集鎮。

  酈權跋詩云:「峨峨城闕舊梁都」,「京師得復比豐沛」。可知張擇端所畫,為北宋都城汴河兩岸之風物。故劉文所說,難以立論。

  (3)據《東京夢華錄》載,京都城內的汴河之上,計有三座拱形木制之橋,其中一座名為「虹橋」,另外兩座分別是上、下土橋。《清明上河圖》中畫的是哪一座橋?多年來也有不同見解。

  王跋詩云:「兩橋無日絕江舡」,原注曰:「東門二橋,俗謂上橋、下橋」,即所畫之橋為上、下土橋中的一座。如前述,王生長於汴梁,汴河上的各座橋樑,必為其親眼所見,因此,他的說法最為可靠。

  (4)關於《清明上河圖》畫名中的「清明」的含義,有多種不同的說法,有「清明節」、「清明坊」、「政治清明」等不同的解釋。「清明」即「清明節」之說,蓋發端於《清明上河圖》卷後明李東陽的跋文,此說對後來有很大影響。

  通覽張公藥等四人跋詩,畫中並無「清明節」之意,僅張世積跋詩「誰識當年圖畫日,萬家簾幕翠煙中」之句,比喻所畫為春天之景。張公藥跋詩云:「當日翰林呈畫本,昇平風物正堪傳。」,則可見畫題中「清明」,實為「清平盛世」之意。其他如「車轂人肩困擊磨,珠簾十裡沸笙歌」,「歌樓酒市滿煙花,溢郭闐城百萬家」,「畫橋虹臥浚儀渠,兩岸風煙天下無」等詩句,也從一個側面證明畫題主旨是描寫「太平盛世」與「歌舞昇平」。

  同時,詩人們也看出「老氏從來戒盈滿」,由於統治階層奢侈無度:「不念遠方民力病,都門花石日千艘」,加之「維垣專政是奸邪」,致使北宋王朝「盛極而衰」,造成「猶恨宣和與政和」的千古之恨。「盛世警言」或許是畫家以「清平盛世」為題,描寫繁華景象的一個深層含義吧?


附註:

       作者朱紹良曾任香港創辦華仕電影公司合夥人、加拿大明德電腦公司合夥人以及Talent Wealth Group Ltd. 執行長迄今。

       朱紹良自2001年開始收藏中國書畫器物,如:宋帝命題〈馬遠山水冊頁〉、張渥〈臨趙孟頫飲中八仙圖〉、郎世甯〈平安春信圖〉等,都是他的珍藏。他曾參與2009年《海峽兩岸重要收藏家文物展》。此外,他對於康熙、乾隆瓷器、禦璽等器物也頗有研究。


  • 回上一頁
  • 下一篇 上一篇

    文章分類

    文章發表日期

    最新文章

    相關連結